暗蛾Jackdwe

没人关注但还是要努力肝

【原创】恶意之海

(三)

 “出来吃饭了,小懒虫……”门外传来那个男人的声音,弥撒有些不耐烦地坐直身子,万般不情不愿的跟上刑场一样拉开房门走了出去,黑色礼赞从树上跳了下来,而不知从哪里疯回来的白色葬礼粘着一身泥水在青石板上留下一串狗爪印,看得弥撒一阵蹙眉。

“我说,你什么时候才能注意一下自己的卫生?!”他厌恶地躲开扑来脏兮兮的萨摩耶,“你看礼赞他就从来不会粘上一身泥水回来!”

“汪!”白色葬礼可怜兮兮地吠了一声,自知理亏地跑去客厅走廊的莲花池里洗澡去了,而踩着猫步走过来的黑色礼赞“喵”了声来到弥撒脚边转了一圈,尾巴一扫一扫的,悠闲地不得了。

弥撒轻轻用脚尖撩开他,朝厨房走去,由于厨房和餐厅是连着的,倒不用担心出现找不到地方这种丢面子的事情。

一进厨房,就看见那边的餐桌上放着四盘火腿,其中两份色泽和别的不一样,透着些许乳白,闻起来……像是奶酪和麦酒的混合体?弥撒挑了挑眉,不置可否,不得不说,飘出来的气味挺香的,难怪那两个见食眼开的家伙会跑回来吃饭。

“奶酪威士忌火腿,尝尝?”米凯尔对他露出一个带着一点讨好的笑容,眼中闪烁着疑似大型犬求主人表扬的期待感。

弥撒用叉子插了一块,从进嘴里,顿了一下,然后风卷残云般吃干净了盘子里的所有火腿,直到全部吃下去后,他才边抹嘴边道:“不错,你留下来做我保姆吧。”

“啊……怎么又成保姆了?”米凯尔心中无法抑制地涌出喜悦,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计划完全可以加快一大步!他面上虽然已经竭尽全力地维持自己的表情不那么诡异,但隐隐改变的气场依旧让弥撒察觉到了不对。弥撒疑惑地扫了他一眼,眼中透着丝丝询问之意。

“怎么,不行吗?”

“呵……并没有,只是有点措手不及。”米凯尔终于缓和下自己的表情,微笑地说着,然后低头清扫自己盘子里的食物。

那边白色葬礼已经整干净了自己,跟在黑色礼赞身后边跑边吐着舌头,一大一小跳上餐椅,进食火腿的动作真是用如狼似虎都不足为过。

“啧,看见食物就触发返祖基因,敢不敢再废一点?”弥撒嫌弃地看着他们,一旁米凯尔倒是“噗嗤”一笑,开口道。

“你和你的宠物都很有意思呢,难得见到一个没成为仆人的主人啊。你这两只……叫什么?”

闻言,弥撒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意思再明确不过:这两只有那个胆量和时间使唤我给他们做事还不如自己去多捕几只猎物回来。看懂了目光所含的意思,米凯尔不自在地转过视线不看他。

“名字的话,那只阿比西尼亚纯种猫叫黑色礼赞,萨摩耶叫白色葬礼。”弥撒微微额首,眼底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暗芒,是怀念还是悲伤,兴许是痛苦也说不定。

“很奇怪的名字。”米凯尔轻声道,“能讲讲名字的由来吗?”

弥撒转头直视身旁那个拥有温柔的海蓝色鹰眸的男人,声音缥缈深幽,话出答非所问,却让米凯尔的身周的气势猛然变了。

他说:“血色虎鲨……米雷帝斯·米凯尔。”

“你怎么知道的?”米凯尔语气冷漠,跟先前那个人完全是天差地别,鹰眸骤然变得冷酷,温柔迅速冰封,刻意收敛的杀气在此时喷发,如用潮水朝眼前人包围。但身处风暴中央的弥撒却俨然不动如泰山,丝毫没有被杀气给影响到,他只是垂眸解释道。

“其实……严格来说,我还是你师弟。刺客嘛,出于对自身的安全考虑,我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随便放一个陌生人进家,更何况你的身份还并非本土居民,而是外来者。那我只能让我的经纪人查一下你的资料喽,既然你不是来杀我的,那我完全没必要把自己刚捡到的保姆又丢出去不是吗。”弥撒平静地说着,接着又道,“那么,既然你不认识我,那我就介绍一下自己,当做是刚才的赔礼好了。”

米凯尔一怔,杀气收回了不少,冷意也消散了许多,只听那人道。

“我,代号海豚,真名格瑞迪斯·弥撒。”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暗蛾Jackdw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