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蛾

没人关注但还是要努力肝

更个圈名吧,之前那个圈名太长了,被基友嫌弃

更为:暗蛾

超蝙的萌新,第一次画,有不好指出。
超人的发型怎么画[沉思]

给力的队友,给力的对面,你们猜这是人机还是匹配还是排位?

答应你们的,虽然只开出了两辆,白鹊和双兰的如果真的开不出来会用文字加图补上

沉迷铠哥——不是第一天了

杰克

我,我来作死了,但我很淡定,因为肯定不会到开车,有种,你们砸到我开车,反正我驾照还没考

骚气的鹿爸——基友的评价,我:……

新奥尔良烤翅拟人了解一下

我觉得,我迷上,鹿头的,举高高了
天哪他比杰克还萌!!!
天哪我要吸他!!!

【铠陵】猎

龙身·猎
耳边传来咖啡厅舒缓的音乐,手中捧着温热的咖啡,高长恭却依旧感到紧张,并且手脚冰凉。
“……”
他在惶恐,因为他发现他竟对接下来将要发生发事情隐隐期待。
.
.
咖啡厅的门被推开了,一杯摩卡被磨制,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端走了新鲜的咖啡。
猎物没被惊动,看样子状态不好。
他走到猎物桌边,伸手敲了敲木质的桌面。
“请问,我可以坐这么?”
.
.
魔鬼笑着露出了獠牙。
来到猎物身后却没有伸出利爪。
猎物对此一无所知。
.
.
面前的光线忽然暗了下来,高长恭还没回神,知道有人敲了他的桌子。
“随意……”他心不在焉地回答,但旋即他反应过来,这个声音……?!
他瞳孔猛然一缩。
“……”他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
.
“不逃...

【铠陵】猎

龙颈·承

刺客坐在柔软的沙发里,端着一杯英式红茶一脸茫然。
所以……什么情况这是?
身体似乎还残留着晚风压迫肌肉的记忆,他清楚的记得,那个陌生的疯子背后张开的那对巨翼,与那个疯子看他的眼神——当时那个疯子似乎很喜欢他的眼睛,现在想想才发觉,那个疯子是在欣赏他的狼狈,欣赏他的惊惶,欣赏他的恐惧。
疯子,魔鬼。
他端起茶杯想要喝一口茶冷静一下自己,可当略微苦涩的茶水蔓延到唇齿间他才想起——这杯茶是疯子给他准备的。
他僵硬了半晌,最终若无其事地放下茶杯。
.
.
他对此无能为力。
现在保持现状吧,等找到了机会,再行动。
圣殿的刺客从不屈从于命运。
.
.
但他没料到,他没屈从于命运,却屈从于现实。
一个温暖,残...

【铠陵】猎

龙尾·始
“你说你喜欢我?!”刺客不可置信地盯着他,“就因为这个你‘追’我?”
“是啊。”领主此时透着一股谜一样的恋爱白痴的气息。
“……你行。”刺客说完,两人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既然……你喜欢我……我叫高长恭,你是……?”
“……铠。”
.
.
既然无法逃离,那就享受吧。
反正,自己的死亡,是对他最大的报复。
最大的悲哀,不是求之不得,而是得到后再失去。
.
.
领主坐在床边,握着刺客的手,静待着手中最后一点温度从指尖流逝。
“你赢了。”领主的声音很安静,透着死寂。
他站起身,俯下去吻了吻爱人冰凉的额头。
.
.
“你赢了。”
——————————
是不是,感到一脸懵逼?
明明是在一起了却是BE的结局?
这是套路!...

……来自同好发给我的一个梗,我觉得海星

P3是刀锋铠要返祖成领主铠emmm……

三张自画的杰克的表情包,自我感觉……我这是在毁杰克,但和基友的一对比…我这还算轻的

配色……第一次用这种配色,被心理老师看到说好苏【???】
我整个人都是蒙圈的!【非洲式蒙圈】

【长城】欲望(偏铠陵)

序——
“没有什么是永恒的,长城也敌不过世界。”

初章——
兰陵王风尘仆仆地回到边境,远方地平线上屹立不倒的长城如同一条蜿蜒的远古巨龙。
进入长城的地下城,隧道里的空旷寂静让他心中闪过一种不详的预感。
他不过走了三年,长城应该不会变样……吧?
怀着这样忐忑不安的心情,他站到扫描仪上扫描了瞳孔,门缓缓打开了,没有灰尘抖落却有一种荒芜之感。
是的,荒芜。
兰陵王脸色一变,这是属于杀手的直觉,对于环境敏感到恐怖的直觉——长城出事了。
推开作战室的房门,兰陵王踉跄了一下——冲得有点过头了。
抬头朝里一看,两对眼睛正眨也不眨的盯着他。
“……你们?”兰陵王发愣。
“……高长恭(高肃)你回来了?!”
作战室里的这两位,正是花木...

恶龙与骑士(一)

精英骑士x火山沙虫

序章——
“骑士长,火山的秩序就交给您了。请务必阻止灾难的发生。”
神圣牧师对着骑士深深地鞠了一躬,骑士却对此完全无动于衷。
他已经习惯了,牧师对他阳奉阴违落井下石的样子。
这次申请前去处理火山事件,有很大程度上是想避开她。
面无表情地垂眼看着牧师纤细的腰身,骑士淡淡地开口道:“教主还是请起吧,此等大礼,在下不过区区一骑士长承受不起。”
说罢,转身离开了,铁底的靴子在坚硬的大理石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响。
“……”牧师脸色一白,放在胸口的手微微收紧。
既然知道我是教主,你为什么还这么目中无人?

序·欲望的维苏威

铠还是龙域领主的时候,就有幸见过一次那人的容貌,于是一见误终身。

哪怕……他是双手沾满鲜血的刺客。

龙嘛,不慌。

他想要那个人的目光,想要那个人的呻吟,想要那个人的心跳,想要那个人的身体……那个人的一切,他都要。

欲望在兴奋地尖叫,像是一场黑色的雪崩。

龙首·启

圣殿的刺客并不难找,对于非常熟悉圣殿的铠来说。

化作人形来到圣殿,与主教交互一通后,刺客的位置暴露了。

不过也仅仅知道大致的活动范围罢了。
毕竟……他会隐身呢。

……

踏上陌生的大地,铠下了火车,月台的穹顶外,月亮被黑暗吞噬了,漆黑昏暗的夜晚,人心的黑暗被无限放大。...

蔷薇

美院的猫

杰克

杰克x佣兵

请不要在意那只手……我不会画握枪的……

想了想只截了头像……第八发?

乱涂,第……几发来着?

第一次画好羞耻……不会被吞的吧……

重发
像哪个自行脑补吧
沙漠真是进度艰难,现在才推进到百分之三十九

兰:擦干头发再上来OK?

铠:NO.

第四发
不画水彩还是不要用这种纸了……完全勾不好线啊

左铠右兰

下一页
©暗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