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蛾Jackdwe

没人关注但还是要努力肝

躲虎虎:

画不下去了

今天仍然在杀雕的路上撒蹄狂奔(光线不大好表介)

【铠陵】养成·铠(二)

隐刃趴在红龙巨大的爪心上,看着身下景物飞逝,周围声音很吵,有破风的声音,还夹杂着几声扑翼声。
男孩终于从茫然状态中退了出来,他虽然不知道这条龙想要干什麽,但他能感受到巨龙没有恶意。
小孩子的直觉总是敏锐的。
红龙降落在一处山崖上,并将男孩放了出来,隐刃环顾四周,顿时放弃了逃跑的打算。
这地方岩石林立,树木稀少,多为低矮的灌木,最重要的是,四面环海,一眼望去海平面直的不能再直。
既来之,则安之,这龙的态度不清不楚的,只能一步走一步来了。隐刃收回目光,稚嫩的凤眸中是不与年龄符合的心计。

————————下面的可以选择不看——————

是不是感觉有点崩?……好吧崩了是实话。
但我实在写不出天真单纯……更何况...

【铠陵】养成·铠(一)

突然发现现在关注这个cp的人变少了,以前少说也是四位数的浏览量的……王者也是,本来白银还不会有人机的……唏嘘。真的很喜欢铠哥啊……希望自己能坚持下去吧。
像我这样凉薄的人,到底能坚持多久我自己也挺好奇的。
好难过啊,忽然都不知道怎样写甜了
——————————··——··——······————————
红龙听到耳边隐约的兵器相接的脆鸣,不由自主地握紧拳,他听到他宠了十年的小孩儿发出的闷哼,闻到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心脏痛苦不堪。
他恨自己的傲慢,恨自己的狂妄,恨自己...

【铠陵】养成·陵(尾声)

(尾声)
杀手睁开眼,屋外的阳光越过层层叠叠的树叶勾勒出婆娑树影,窗帘被轻风吹得不住翻动,似乎昨夜的暗杀只是一场噩梦,但腰间隐隐的疼痛告诉他:昨夜的所有都不是梦。
包括那对金红色的兽瞳。
坐起身,杀手忽然不大习惯身边空空的感觉了,那条蠢龙去哪了……
下楼,整个二层公寓空空荡荡的,杀手皱了皱眉,四处找了起来。
终于,杀手在浴室停下了,他面无表情地盯着那毫无形象犹如一条无骨蛇的龙懒懒散散地躺在浴缸里,露出相对柔软的腹部,如果不是杀手赖以生存的直觉告诉他,也许他都不相信这条龙会变成人类的模样。
那他该如何面对,这条龙可以变成人,那他就要重新定义了。
让他逃避一回吧。
他闭上眼,没发现一条湿漉漉的尾巴探到他身后一揽…...

【铠陵】养成·陵(四~六)

(四·陵)
已经同居加同床了三年,高长恭也不可能真的弄死他,顶多在自己睡醒后一脚将他踹下床,这个时候这家伙一般还在深层睡眠中,放松的很,一脚踹下去简直不要太简单。
不过最近杀手越来越不想和他同床了,不止是因为他的八爪鱼抱姿,还因为这家伙的迷之躁动。
也许是发情期来了?杀手不确定地想着。

(五·陵)
“紧急撤离,情况有变!”
听到通讯器中特工的声音,杀手心中一凛,也顾不得目标死活,朝目标打了一枪转身就撤,但还是被身后的追兵打了一枪在腰侧。
忍着剧痛来到集合点,载具已经准备好了,他顾不得处理伤口,坐进车里一踩油门,离开这是非之地。
狼狈的来到家门口,失血过多让他眼前发黑,虚弱的靠在...

【铠陵】养成·陵[一~三](时隔三个月暗蛾我终于又滚回来了,还是舍不得这个cp啊)

(一·陵)
“……为什么我会摊上这么个麻烦玩意儿。”高长恭半躺在床上,面无表情地盯着那条长着蝙蝠翅膀的大蜥蜴像串了章鱼种一样死死地抱着自己,挣都挣不开,想上个厠所都不行。他不由得生出一种拿抢崩了它的想法。
但养成这样,好像还是自己造的孽……
杀手一脸心如死灰地想着——哦天,这真是个令人难过的故事,被同行知道了估计得笑死。
哦不,也许还会被吓死。
这件事说起来话长,还要从三年前说起。

(二·陵)
一个浑浊的雨夜,高长恭背着中提琴的改造箱朝自己的公寓走去,穿过一个小巷时,他踢到了一个肉呼呼的东西。
高长恭低头一看,四周灯光过于昏暗他看不大清楚,于是打开了眼镜上的夜视功能。
这下他到是...

伏地魔虽然人人喊打但在中低段超好用

更个圈名吧,之前那个圈名太长了,被基友嫌弃

更为:暗蛾

超蝙的萌新,第一次画,有不好指出。
超人的发型怎么画[沉思]

给力的队友,给力的对面,你们猜这是人机还是匹配还是排位?

答应你们的,虽然只开出了两辆,白鹊和双兰的如果真的开不出来会用文字加图补上

沉迷铠哥——不是第一天了

杰克

我,我来作死了,但我很淡定,因为肯定不会到开车,有种,你们砸到我开车,反正我驾照还没考

骚气的鹿爸——基友的评价,我:……

新奥尔良烤翅拟人了解一下

我觉得,我迷上,鹿头的,举高高了
天哪他比杰克还萌!!!
天哪我要吸他!!!

【铠陵】猎

龙身·猎
耳边传来咖啡厅舒缓的音乐,手中捧着温热的咖啡,高长恭却依旧感到紧张,并且手脚冰凉。
“……”
他在惶恐,因为他发现他竟对接下来将要发生发事情隐隐期待。
.
.
咖啡厅的门被推开了,一杯摩卡被磨制,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端走了新鲜的咖啡。
猎物没被惊动,看样子状态不好。
他走到猎物桌边,伸手敲了敲木质的桌面。
“请问,我可以坐这么?”
.
.
魔鬼笑着露出了獠牙。
来到猎物身后却没有伸出利爪。
猎物对此一无所知。
.
.
面前的光线忽然暗了下来,高长恭还没回神,知道有人敲了他的桌子。
“随意……”他心不在焉地回答,但旋即他反应过来,这个声音……?!
他瞳孔猛然一缩。
“……”他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
.
“不逃...

【铠陵】猎

龙颈·承

刺客坐在柔软的沙发里,端着一杯英式红茶一脸茫然。
所以……什么情况这是?
身体似乎还残留着晚风压迫肌肉的记忆,他清楚的记得,那个陌生的疯子背后张开的那对巨翼,与那个疯子看他的眼神——当时那个疯子似乎很喜欢他的眼睛,现在想想才发觉,那个疯子是在欣赏他的狼狈,欣赏他的惊惶,欣赏他的恐惧。
疯子,魔鬼。
他端起茶杯想要喝一口茶冷静一下自己,可当略微苦涩的茶水蔓延到唇齿间他才想起——这杯茶是疯子给他准备的。
他僵硬了半晌,最终若无其事地放下茶杯。
.
.
他对此无能为力。
现在保持现状吧,等找到了机会,再行动。
圣殿的刺客从不屈从于命运。
.
.
但他没料到,他没屈从于命运,却屈从于现实。
一个温暖,残...

【铠陵】猎

龙尾·始
“你说你喜欢我?!”刺客不可置信地盯着他,“就因为这个你‘追’我?”
“是啊。”领主此时透着一股谜一样的恋爱白痴的气息。
“……你行。”刺客说完,两人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既然……你喜欢我……我叫高长恭,你是……?”
“……铠。”
.
.
既然无法逃离,那就享受吧。
反正,自己的死亡,是对他最大的报复。
最大的悲哀,不是求之不得,而是得到后再失去。
.
.
领主坐在床边,握着刺客的手,静待着手中最后一点温度从指尖流逝。
“你赢了。”领主的声音很安静,透着死寂。
他站起身,俯下去吻了吻爱人冰凉的额头。
.
.
“你赢了。”
——————————
是不是,感到一脸懵逼?
明明是在一起了却是BE的结局?
这是套路!...

……来自同好发给我的一个梗,我觉得海星

P3是刀锋铠要返祖成领主铠emmm……

三张自画的杰克的表情包,自我感觉……我这是在毁杰克,但和基友的一对比…我这还算轻的

配色……第一次用这种配色,被心理老师看到说好苏【???】
我整个人都是蒙圈的!【非洲式蒙圈】

【长城】欲望(偏铠陵)

序——
“没有什么是永恒的,长城也敌不过世界。”

初章——
兰陵王风尘仆仆地回到边境,远方地平线上屹立不倒的长城如同一条蜿蜒的远古巨龙。
进入长城的地下城,隧道里的空旷寂静让他心中闪过一种不详的预感。
他不过走了三年,长城应该不会变样……吧?
怀着这样忐忑不安的心情,他站到扫描仪上扫描了瞳孔,门缓缓打开了,没有灰尘抖落却有一种荒芜之感。
是的,荒芜。
兰陵王脸色一变,这是属于杀手的直觉,对于环境敏感到恐怖的直觉——长城出事了。
推开作战室的房门,兰陵王踉跄了一下——冲得有点过头了。
抬头朝里一看,两对眼睛正眨也不眨的盯着他。
“……你们?”兰陵王发愣。
“……高长恭(高肃)你回来了?!”
作战室里的这两位,正是花木...

恶龙与骑士(一)

精英骑士x火山沙虫

序章——
“骑士长,火山的秩序就交给您了。请务必阻止灾难的发生。”
神圣牧师对着骑士深深地鞠了一躬,骑士却对此完全无动于衷。
他已经习惯了,牧师对他阳奉阴违落井下石的样子。
这次申请前去处理火山事件,有很大程度上是想避开她。
面无表情地垂眼看着牧师纤细的腰身,骑士淡淡地开口道:“教主还是请起吧,此等大礼,在下不过区区一骑士长承受不起。”
说罢,转身离开了,铁底的靴子在坚硬的大理石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响。
“……”牧师脸色一白,放在胸口的手微微收紧。
既然知道我是教主,你为什么还这么目中无人?

序·欲望的维苏威

铠还是龙域领主的时候,就有幸见过一次那人的容貌,于是一见误终身。

哪怕……他是双手沾满鲜血的刺客。

龙嘛,不慌。

他想要那个人的目光,想要那个人的呻吟,想要那个人的心跳,想要那个人的身体……那个人的一切,他都要。

欲望在兴奋地尖叫,像是一场黑色的雪崩。

龙首·启

圣殿的刺客并不难找,对于非常熟悉圣殿的铠来说。

化作人形来到圣殿,与主教交互一通后,刺客的位置暴露了。

不过也仅仅知道大致的活动范围罢了。
毕竟……他会隐身呢。

……

踏上陌生的大地,铠下了火车,月台的穹顶外,月亮被黑暗吞噬了,漆黑昏暗的夜晚,人心的黑暗被无限放大。...

蔷薇

下一页
©暗蛾Jackdw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