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蛾Jackdwe

没人关注但还是要努力肝

【白鹊】无名

我是在给自己推文吗噫?

门前有鬼后山有狗:

*本人坚持1v1

*庄周在此就是万年鲲助攻+v+

*孙悟空的戏份有

*进度超快求别拍

*甜段子有,虐段子无

*求虐者死开

第一章:

每次拖稿都会有一群白鹊粉在屁股后面追着骂,说什么不要弃坑……

——————————————————————————

“越人?”李白的生物钟准时响了,他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天边的紫气尚未消散,方化寒去,走入隔壁房间,不出所料看到那人趴在桌案上,一旁是燃尽的蜡烛,平时冷冷冰冰的紫眸闭上后,到显得可爱了些。

“还没起啊,照寻常都不已经上山采药去了吗?”李白挠了挠一头乱毛,嘟囔了一句,“果然时昨晚炼药炼过头了啊。”转身准备出去练剑,但脚步一顿又不知想到了什么,转回来从一旁的衣架上取了件鹤氅披在扁鹊身上,这才取剑出去练了。

桃花一树,春光正好;白衣飘飘,青莲倾倒。

扁鹊醒来,出房,就看到这样一副如画美景,虽然他早已见怪不怪,但心中还是微动了一下。这人,怎么也让人讨厌不起来啊……明明如此轻佻风流,却在细节上又特别注意,平日总是小医生小医生的叫,可除了轻浮了些好像也没有让他反感的东西了。

“怎么了?发什么呆?”

扁鹊正神游呢,眼底却投下一道阴影,扁鹊抬头一看,可不正是刚刚还在练剑的李白吗?

李白单手撑在门上,俨然是把扁鹊壁咚了。他嘴里还叼着一叶青竹,笑得十分戏谑,伸手捏了捏小医生的鼻尖,道:“被你家夫君的剑法迷住了?发呆发这么入迷?”

扁鹊拍掉李白作恶的手,耳朵微红:“谁是你家夫人,别这么无聊。”

李白轻笑一声,又伸手去捏小医生的鼻子,扁鹊拍掉,李白又伸手去捏,扁鹊再拍掉……如此重复了十几次,扁鹊终于不耐烦了,羞恼地抓住李白的手腕,怒道:“你有完没完?!”

“没完啊。”这样的你,怎么会有那样的一天?不会完的,永远不会。李白蓝眸深处一黯,但面上依旧是笑嘻嘻的样子,伸手又去捏小医生,却被那人狠狠瞪了一眼,他一怔,眨了眨眼,小医生这个样子……好像把他压在床上做了……这无赖在想什么扁鹊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心中更是恼火,伸手,只听“啪”的一声,甩手一瓶【风油精】就亲上了李白那张笑嘻嘻看起来很欠扁的脸,然后潇洒地走掉——

“……”李白吃了一嘴风油精,眼睛还辣上了,眼泪像开了匝似的哗哗往外流,嘴里一股薄荷的凉苦味直冲大脑……这滋味当真酸爽。他打了个冷颤,用无比凄厉可怜没人爱能拿配音金奖的声音朝门口的扁鹊喊:“小医生你谋杀亲夫啊!——”

扁鹊一滞,紧接着把门摔了,木门砸了李白一脸。

门外的李白拿起树下仗着的青莲剑,顺手折去一枝开得正盛的桃花,吐出口中青竹,叼起花枝就晃晃悠悠地下山去了。

却没见身后那道清冷又复杂的目光。

……

李白来到平日常来的小酒馆,无视身周无数炽热的目光,大摇大摆地走进去,里面的场景却让他一怔——那许久未曾使用过的唱台此时竟有伶人在那唱戏,酒馆比平时热闹了不少。李白看了看,转身找了块静地,朝小二招了招手,要了碗米酒,小口喝了起来。

“这是什么情况?”李白放下喝干净的酒碗,也没要第二碗,扭头朝一旁擦碗的小二问道,“来客人了?”

“回客官的话,是京城一名医官的徒弟来此寻药,神医大人怕是被他们盯上了。”小二小声道,似乎唯恐被那几个穿白色衣袍的人听到。

李白神色一凝,吊儿郎当的样子顷刻间消失了,眼底似有杀意在凝聚。冰冷的样子让一旁的小二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们若敢动秦缓,我定让他们有去无回!”李白森寒的声音缥缈地响起,幽幽的,充满杀意。

——

“师傅说冰晶龙血果在这里才有。”

李白:咦那不是山顶上那棵吗?刚开花呢你急啥。

“师傅说这里有他一个徒弟。”

李白:诶难不成小医生竟是这货的师兄?不会吧?小医生拜了一个人渣作师傅?

“师傅说这个扁鹊是他最得意的弟子,我才不信!”

李白【冷笑】:那是!自家夫人的医术哪里是一个毛头小子可以比的?小医生整出【风油精】的时候你还在玩脐带呢!……诶等等不对,小医生才不是他那人渣师傅的啊喂!

“师傅说扁鹊的药酒有起死回生之效,让我带一瓶回去研究。”

李白:小医生的药酒我喝了多少瓶了?诶玛数不清了肿么破?!还有我喝了这么多是不是已经练就不死之身了?……话说,小医生的药酒都被我偷喝光了新的药酒还没酿成呢你去了也带不回来啊,不过就算你带回去了研究的出来吗?……

“师傅说让我把扁鹊捉回去,用作研究。”

“?!”李白怔住,什么研究?小医生怎么能用作研究呢?他要么属于他自己,要么属于自己。

——没人能左右他。

李白缄默了,明明没有动作,杀气却在刹那间爆发。小医生怎么能被用做研究呢?

他是自由的啊……

对吧,李白?

他自己问自己,垂眸,腰间青莲剑寒光一闪,神兵出鞘,那桌白衣人惊诧地转头看来,诧异地想看到底是谁有如此凌冽的杀气。转头看去,却只看见一道残影——一个俊秀的白衣男子端着一个空碗,手边放着一枝暗淡的桃花枝。

剑风袭来,桌椅掀起,一切都随着空气中浓郁的杀气凝固。白衣人挥剑格挡,一开始双方势均力敌,李白却终是渐落下风,不敌对方人多势众。

李白正挥剑朝那个领头人斩去,鲜血飞溅的时候横下却袭来一记闷棍,李白一个没留神,被打翻在地。

“唔!……”

李白闷哼一声,旋即就被对方压在地上,动惮不得。

“为何杀我?”那领头人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如果忽视他肩上深可见骨的血痕的话。

李白挣扎了两下,无果,无奈,他抬头冷冷道:“若不是你要把小医生带回去研究,你认为我与你无仇无怨会来想杀你吗?”

“……小医生?”那人一呆,半晌反应过来李白指的是他那师兄,嘴角一抽,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笑了好一会儿,他才停下他那不好听的笑声,道:“你便是那传闻中的青莲剑仙吧?果然有两下子。不过可惜,杀了你,你便阻挡不了我了。”

正当领头人挥刀朝他砍下时,一道银光却从斜里射出,险险地擦着他的鼻尖飞过,白衣人一惊,扭头朝银光射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道修长的人影站在门口。

一看来人,双方都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

“你要什么,说便是,何必为难太白。”

那声音清清伶伶的,甚是好听,若在平时,李白肯定要调戏一番外加一回少儿不宜的运动,可在此时,他却如坠冰窟。

“越人……”李白喃喃着,看着白衣人们带走了他,大刀已经从他头顶移开,李白却似乎已经死了。

你可知,你去的是一个怎样的地狱?

我突然不想给你自由了,你的自由就是来伤害我的。

越人,你一定要等我呐……

等我变强,然后把你囚禁在我身边,那样的话,就没人能阻挡我们在一起了……

你也不可以。

男子起身,天蓝色的眼眸在此刻蓝的发紫。

…………………………………………………………………………………………………………

呐呐,小太白黑化了噫——只是我不大会写黑化的戏份啊哈哈哈……我怀疑我会写到精分……至于黑化后的小太白叫什么……改名李黑吧哈哈哈+v+

我可以写很黑暗很变态的东西,但我真的不知道黑化和小黑屋play怎么写……【抱头蹲墙角】

表拍我。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37)
  1. 暗蛾Jackdwe暗蛾Jackdaw 转载了此文字
    我是在给自己推文吗噫?
©暗蛾Jackdw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