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蛾Jackdwe

没人关注但还是要努力肝

序·欲望的维苏威

铠还是龙域领主的时候,就有幸见过一次那人的容貌,于是一见误终身。

哪怕……他是双手沾满鲜血的刺客。

龙嘛,不慌。

他想要那个人的目光,想要那个人的呻吟,想要那个人的心跳,想要那个人的身体……那个人的一切,他都要。

欲望在兴奋地尖叫,像是一场黑色的雪崩。

龙首·启

圣殿的刺客并不难找,对于非常熟悉圣殿的铠来说。

化作人形来到圣殿,与主教交互一通后,刺客的位置暴露了。

不过也仅仅知道大致的活动范围罢了。
毕竟……他会隐身呢。

……

踏上陌生的大地,铠下了火车,月台的穹顶外,月亮被黑暗吞噬了,漆黑昏暗的夜晚,人心的黑暗被无限放大。

风衣下摆被月台通道中吹来的狂风扬起,他看了看怀表,离零点还有半个小时。

墨镜下的龙瞳划过一道暗光,用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唇,他表示对于接下来的将要发生的事情十分期待。

当广场的尖叫传入耳中时,铠知道自己到底还是来迟了,不过……铠敏锐地朝左望去,龙瞳瞬间暗沉。

“……哈,找到了。”他低喃着,欲望发出刺耳的喧嚣。

他跟了上去。

——紧追不舍。

……

高长恭止住了飞奔的脚步,烦躁地转过身来——“你还要跟多久?!”

铠也停下了,他盯着刺客,像是盯着猎物。

“抓到你为止。”

“……”闻言,刺客再度飞奔起来,背影似乎有些狼狈。

铠喷了口龙息,水蒸气模糊了男人的面孔。

他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

……

“你的体力真好……”高长恭很无奈,他扶着墙,气喘吁吁地道。

他不敢把后背露给他,也不敢让自己狼狈的脸露给他——即使他带着面具。

“体力好……这是自然。”不然以后怎么操·你?
铠笑了笑,又道:“那么,现在,轮到我了。”

“……!”

新一轮的逃亡开始了。

……

缺氧的大脑,剧烈跳动的心跳,眼前发黑。

逃不掉了……

高长恭捂着剧痛的胃,面具下的气体快速交换更新着。

身后的脚步如影随形,一下一下的凌迟着他脆弱的神经。

“我认输……你到底想怎样?”刺客强迫自己用野兽的眼神去对视男人。

铠笑了起来,带着几分残忍。

“我要你……成为我的所有物。”

“……好。”审时审度。

龙域领主的笑容多了些愉悦。

——————
第五人格版=-=

其实不是很理解为什么被屏蔽了……明明没有色情的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35)
©暗蛾Jackdw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