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蛾Jackdwe

没人关注但还是要努力肝

【白鹊】入秋

“东皇,你执意如此么?”
东皇轻笑着望向琉璃镜对面那个小小的隐藏在斗篷下的小人,狭长的凤眸却是一片空洞。
“呵,答案……在你心中啊。”噬日的皇笑得肆意,以至于喉咙发出凄厉的嘶鸣。
呐,情一字,自古以来最是伤人,古人诚不欺我。
——你赐予我活下去的权利,我以为那是特权,那是唯一。
——却不料那只是你对于万物的怜悯,对世人的藐视……
嘿,太乙,你瞧太阳……不见了哈哈哈……
“……”太乙瞧着琉璃镜那段东皇狰狞而疯狂的神色,深深地感到不安。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1)
©暗蛾Jackdw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