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蛾Jackdwe

没人关注但还是要努力肝

【原创】恶意之海

(四)

 混混沌沌的一个月过去了,混吃等死的日子也终于结束了,欣赏够了日本半岛的风景,米凯尔系着围裙在两只宠物的目光下站在厨房里捏好最后一个寿司,将其放入饭盒后,拖下了围裙挂到墙壁的挂钩上,转身走出厨房去到主卧进行每日一次的cosplay闹钟行动。

米凯尔在弥撒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宛若蜻蜓点水,一粘即走。男人温柔坚定地拉开被子,被打搅的男子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紫曈睁开一条细缝,懒懒散散的声音沙哑地响起。

“……要走了?”弥撒坐直身子,水汪汪的瞳孔看起来还没清醒过来。

“嗯。”米凯尔揉了揉他打着自然卷的长发,调侃道,“难得今天没有给我来一套锁喉加过臂摔啊。”

“……切,对你有用吗?”弥撒不高兴地拍掉他的手,心中诧异之余也觉得这是情理之中,味道和脚步声都已经习惯了,再想做出条件反射的动作就难了。

“没有……”米凯尔忍住笑容,不让自己失了风度,他可不想被小懒虫投以一个鄙视的白眼。

“寿司我放在饭盒里了……想跟我走你还有机会。”

弥撒皱起眉头,烦躁不安感油然而生,沉默了半晌,他低声吐出一句:“知道了。”

米凯尔有些失望,但也没怎么意外,反正这也算是计划中的一环嘛,要是弥撒不按套路出牌他才觉得麻烦呢。轻叹了口气,他伸过手十指插入男子柔顺的发间,探过去吻上那让自己朝思暮想的红唇。先是试探,发觉男子只是微微僵直了一下,接着放松下来,便将舌头顶开唇.瓣滑进他的口腔吸.允,渐渐地,力道越来越重,大有走火擦.枪之势。

“唔……”弥撒被口腔里那条跟灵蛇般的家伙搅得心烦意乱,唾.液无法抑制地从嘴角滑下,双眸眯起,睫毛在白皙的眼睑下投下一片颤动的阴影。他本来是应该推开身上的男人的,但好像迷上了这样的吻,温柔又狂暴,柔和又坚定。

这个一个月前被他捡回来的男人对他抱着怎样的心思他再清楚不过,从第二天早晨起,他就察觉了,他不是感情白痴,也不是情商低下,相反,他谈过两次恋爱,情商高得可怕,男人那一点自以为藏得很隐秘的心思他经过一个月已经看得非常清楚。那天雨夜拜托经纪人查了他是真,但本来也没有想直接捅破这层,只是想留个心眼,可那天早晨的注视让他改变了主意,他选择了先让双方明了对方的身份,这样如果未来真的爱上了他也少走一些弯路。而男人的生活侵入攻势其实早就成功了……

他伸手搂上男人的脖子,也尝试伸出舌头和对方的交.缠,带着毁灭的燎原之火,让男人的动作顿了顿,旋即更加狂暴,无法缓和。

“弥撒……我的海豚……”男人先一步退开,湿润的唇与唇之间拉出一条暧.昧的银丝,两人虽然分开了唇,但额头又抵上了对方的眉心,像是在确定自己的心意,顺便坚定自己的意念。

“跟我走吗……”米凯尔又问了一遍,“你还有两小时。”两小时后游轮拉响汽笛。

“我……不知道。”弥撒猛然推开男人,低着头十指交错,抿着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为什么要犹豫呢?”

弥撒有些惊讶地抬头,为什么他从这句话里听出了别的完全不应该属于血色虎鲸的情绪呢?两人的目光对上,弥撒从男人眼中看到了失望、委屈……像一只被主人抛弃的大型犬。

米凯尔垂下眼帘,站直了身子,大步离开了房间,想必是去拿行李出门了。

“米凯尔……”弥撒怔怔地望着男人离开的背影,心头一阵茫然,刚才的动作完全是条件反射……伤害到他了吗?

屋外传来大门被关上的声音,他看着窗外发呆,神色放空,黑色礼赞和白色葬礼不知何时窜了进来,一只跳上床铺,一只将前爪搭在床沿上,不约而同的都用剔透干净的双眸盯着男子,带着某种渴.望。

弥撒回头看向他们,有些难为地道:“可是……我已经拒绝他两次了啊……哪还有第三次机会……”

然后就见那两只一黑一白跑出了房间,过了一会儿又跑回来,白色葬礼口中还叼着一个桃木制作的饭盒。弥撒眉头微皱,有些恼怒,不由得骂道:“真是的,都什么时候还想着吃……诶?!”

男子打开饭盒的动作一滞,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只见精致可爱的寿司中夹着一张小巧的船票!

“这家伙……还真是准备的该死的够齐全……”弥撒觉得自己都要被这个该死的男人气笑了,挖这么多坑,神经啊……然而自己还必须得跳下去……真是……太可恶了!

“准备出门!”弥撒咬牙切齿地跳下床,在两只吃里扒外的宠物喜悦的目光下穿好衣服,从衣柜下层拖出自己的行李箱,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一切带着饭盒和两只宠物跑出了家门,在路人诧异的目光中朝码头跑去,虽然离开船还有好久,但他更想在那魂淡上船之前跟上他。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暗蛾Jackdw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