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蛾Jackdwe

没人关注但还是要努力肝

【原创】恶意之海

(二)

“唔……”黑色床单上的男人睁开迷蒙的双目,茫然地看着眼前陌生的场景。他坐起身,捂着额头,只觉得脑袋痛得像是要裂开般,晕乎乎的,一时间昨夜所有发生的事情都断断续续地涌进他还没苏醒的大脑中。

下了飞机……头昏……不认识路……转晕了……来到一个小巷……下雨……被一个陌生男人带回了家……呃,带回家?

米凯尔身体瞬间僵直了,蹙紧眉头,嘴唇抿成一条直线。所以,这就是那个男人的家?

视野所及内,房间简洁地不像话,单调的美感里缺少人间的气息,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沉闷的味道,像是新装修的房子。他目光忽然锁定了窗台,那里一只黑猫竖着耳朵好奇地盯着他,浅棕色的猫眼纯净优雅,如同黑夜的精灵般。

他翻开辅在身上的被子,下床朝黑猫走去,那只黑猫却扭身跳出了窗台,跳到了室外的小院里,一路小跑,径直跑到了一株樱花树下跳上低矮的枝丫像上楼梯般钻进繁茂的树冠中不见了。

“是他的宠物吗……”米凯尔摸了摸鼻子,低声喃喃自语道。

男人又似是想起了什么,摸了一下腰间,没有那熟悉的触感,嘴角顿时一抽,无语了。米凯尔无奈地笑着,眼角余光处风衣和其他衣物到还在床上,就独独瓷针发射器不见了,看来把自己捡回家的那个男人说不定和自己是同行,不然不会认出这种小巧的防身武器的。

床边整齐地摆放着一双木屐,浅色的,上面涂了一层防水材料,被仔细熏香过,近了能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腊梅香。穿上木屐,米凯尔走出房间,来到走廊,看着眼前唯美的场景,他突然想起自己的摄像机。

“不知道有没有被雨淋湿……”他有些担忧,对于摄影师来说,摄像机几乎相当于第二条命。但他又突然停下了回房的步伐,脑海中不知怎么的回想起混杂在雨声中的那个有些沙哑却依旧清亮如泉水的嗓音,如果带上一点别的情绪,不那么平淡禁欲的话,想必会更加魅惑人心。但是,米凯尔有些尴尬地发现,光是这样禁欲的声音,都让他有心头发痒的感觉啊。

微微叹了口气,他打消了回房找摄影机的念头,转而沿着走廊寻找那个人的身影。他由衷地希望,这个人真的真的不要长得好看,否则他怕管不住自己的心了。

一见钟情这种事,没有道理,也完全不需要道理。

终于,米凯尔在推开一扇格子门后看到了昨夜的那个人,然后他悲哀地发现,深呼吸也无法平静自己的心跳了。真是……太可爱了啊。

——像只慵懒的猫一样睁开带着雾气的双眸,微微上挑的眼角带着丝丝媚意,邪异的紫眸如同引人堕落的恶魔之瞳,深邃冰凉地宛若无底深渊,雪白的皮肤与黑色的被褥形成鲜明对比,艳丽的红唇微微张开,比人体艺术大师笔下的画作更诱人犯罪,带着一点优雅、带着一点清纯、带着一点高傲、带着一点妖魅、带着一点慵懒……无意识地散发着惊人的魅惑,中国历史上那只祸国殃民的狐妖怕也比不上面前这只女王属性的猫。

“上帝啊……”米凯尔捂着胸口,脸上露出魔怔般的神情,“虽然依据相貌来行事是件十分肤浅的事情,但我还是想说,我好像爱上他了。”

弥撒醒过来时,就见被自己捡回家的那只正站在门口,一边手捂着胸口,一边口中自言自语着什么,看起来有些呆。男子皱起眉头,心说不会是昨天烧得太严重烧坏了吧?38.5˚……也不算很高啊。

“喂,我说你还要站那多久?我饿了。”弥撒懒懒地开口,刚睡醒的嗓音暗哑慵懒,直接戳中米凯尔这个声控的萌点。

听到心上人的要求,米凯尔忙不送地点头应声,转身就要去做饭,但随即又想起来自己不知道厨房在哪里,便停住脚扭头问弥撒:“那个……厨房在哪?”

“出门右转第三间房,食材好像没多少了……厨房中央有个底下窖子,里面应该还有食物。”窖子里的奶酪和火腿应该还能吃。弥撒想,早知道之前命人给他打扫房子之余就让他们顺手准备一些食材的,昨天这么晚,谁还有心情去超市采购啊。想着,正要开口,那边米凯尔却已经说话了。

“那……先去采购?”米凯尔寻思着,提议道。

“不要。”弥撒闷闷地又把头埋回被褥里,只留下一头海带般的长发缠绕婉转在枕间,“饿了,而且不想出门。”

“……好吧,那你先忍一下吧。”米凯尔露出一个近乎宠溺的笑容,转身离开了卧房,没想到这小家伙还是个懒癌症患者,如果是这样的话,是不是说明自己可以从这方面入手?

先侵入他的生活,再攻破他的心,让他……再也离不开自己。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
©暗蛾Jackdw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