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蛾Jackdwe

没人关注但还是要努力肝

[原创]冬

整整四千多字啊……要死啦……

…………………………………………………………………………

第一章:帝星学院

冬风离站在帝星学院门前,出神地望着那个帝星学院的徽章样式——盾牌为底、檬叶为边、双剑交叉、四星呈半圆围绕中央帝星。

“这就是帝星学院了吗……”冬风离眉间悄悄浮起一抹诡色,自从那天以后,他的眉心就一直没有放松过,眸子微微黯了黯,低下头不再看那个城头上白金色的徽章,对脚边的黑团道:“冬夜,跟上。”说罢,也不理此刻周围人潮凶猛,抬腿就朝城内走去。

冬夜委屈地“嗷”了一声,自己想要在主人温暖的怀抱里呆啊……才不要和陌生人挤在一起呢,都看不到主人了好吗!冬夜想做一个撒娇的动作,但转念一想那个可恶的主人转眼就在人群里消失了,撒娇他也看不到……自己一定要快快长大,要在主人面前刷存在感!

哼唧!

黑团傲娇地哼了一声,不抱就不抱嘛,也不怕自己的宠物被拐走唔——!

妈蛋自己真是个乌鸦嘴……

……

现在回到冬风离那头——冬·从不关爱自家小傲娇·冷漠无情无视技能加点满格·懒癌属性触发·风离来到了报名处正在填表,填完了表就要往试验处走,冥冥中总感觉少了什么,思索了一会儿,突然记起——“哗——自家小傲娇死哪去了糟心。”

冬风离顿时有点惊慌,扫了眼身后,哪还有那小傲娇的身影?

“冬夜?!”冬风离无措地站在原地,没了冬夜他还怎么考试?

啊,你这个禽兽——原来小傲娇在你心中只是个考试道具吗!

#某召唤师丢失异兽只因一时懒癌发作#

#异兽在此召唤师心里竟只是考试道具#

#异兽与人之间的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此召唤师冷血无情异兽们请勿靠近他#

……

冬风离尝试使用强行召唤,却未曾想……

妈蛋这货满嘴流油地出现在自己旁边这是要闹哪样?!

#异兽与人间的友情果然十分脆弱#

#一块烤肉引发的异兽与人之血案#

#异兽在主人与烤肉间选择了烤肉#

#使得主人心慌的源头竟只是烤肉#

……

“呵呵哒……”冬风离大怒,“你过来,不和劳资说清楚你今天别想吃晚饭!”

“……”冬夜无辜地闪着大眼睛,一副“我很乖表打我”的表情。

“主人,微笑是我们和平无血案交流的前提。”冬夜弱弱地举起爪,小声道。

冬风离闻言立刻将怒容收起,白森森的牙齿刷一下露出了八颗,如此阳光的笑容配上那黒如锅底的脸色,那表情怎么看怎么瘆人。

“呃……还是别笑了。”冬夜悄悄退了一小步,“吓人……”

“嗯,我也觉得吓人。”冬风离认真点头,收起了瘆人的露齿笑,换上了一副冰川式黑面神表情。不得不说,冬风离在变脸上真的遗传了他爸的完整基因链。

“……”草泥马怎么没人告诉他自家主人生气起来这么可怕——早知如此我何必去贪图那一丁点的口腹之欲!

早着今日何必当初啊——蹲墙画圈哭。

——

“唔,你别怪它了,是我喂他的。”

闻言,冬风离回头看去,那个终极·罪魁祸首——一个头顶呆毛,穿着松垮垮毛衣,肩上匍匐着一个布袋的家伙正站在他身后一脸纯良无害天真无邪地看着他,好像还带着一丢丢歉意?

“啊,原来那个喂肉的就是你吗?”冬风离面色不是很好,自家异兽差点被人拐跑了谁还会笑脸相迎?

“呵,我只是看它可爱,就想用这招把它的主人找出来罢了。”来人摇了摇头,又补充了一句,“我只是好奇,并没有恶意,况且布袋也想知道。”

“布袋?”冬风离一怔,然后思维迅速绕回正轨,差点忘了问这混蛋的名字,“呃,那个你谁啊?”

“安家,安晓晓。你呢?”

冬风离瘪着嘴看他,目光如同X射线般上上下下地将安晓晓刷了个遍,沉默半晌后他有些阴阳怪气地道:“安——晓晓啊……那个召唤出吃货家族的安家嫡子?看起来……也不咋地啊……吃货家族以稀而闻名,要说其最大的用处大概也就装得多了吧……战斗力那真是只比低级异兽高一点点呢……而且……如果是袋子怪的话……战斗力也就比残次异兽高这么一点呢……”

说着,男孩伸出两只手指比划了一下。

有那么一刻,安晓晓真的无比想直接扑上去将他那张嘴给撕了,但冬风离下一句话,就让他生生忍住了这个冲动。

“但哪怕是召唤出战斗力基本为零的袋子怪,也没有被赶出家族啊……为什么……”金瞳雪冥豹这么强大的异兽反而会被排斥……真的……只是因为一个虚无缥缈的诅咒吗……

“什么?”安晓晓惊讶,赶出家族?就他那只黑豹?怎么可能。

男孩却没有再回答他,只是转身朝测试点去了,远远地抛下一句话——

“冬风离——我的名字。”

“诶?冬风离……姓冬?怎么这么耳熟……啊,是冬家那个被驱逐的嫡子!”安晓晓诧异地注视着男孩离去的背影,突然有点理解刚刚男孩说的那些奇怪的话了——他根本不是在讽刺自己啊,他讽刺的,大概是命运的残忍吧……

……

怀揣着冬夜,冬风离来到第一环考点处,那里此时已经聚集了不少考生,考试的广场上,时不时有巡逻的卫兵走过,但那看起来倒像是高年级的学生而非军人,在各考点的周围,还专门有穿着轻甲的骑士驻守……冬风离扫视了一圈,实话讲这帝星学院不像中立学院倒像是军事学院……

唔,算了不思考这么多了,还是先去考核吧。

第一个考核好像是异兽登记……这个好像还关系到分班……

冬风离想着,走到了等待考核的队伍末尾,前面却突然传来一阵骚动,他好奇地侧身朝出现骚动的地方看去,只见一个疑似想插队的家伙被驻守骑士抓住胳膊拉到了队伍外围,那家伙嘴中不停囔囔着自己是某某家族的少爷,自己和朋友站一起有什么错……之类的话,被那驻守骑士警告了几句,好像是“再有下次就取消考试资格”什么的。

冬风离轻挑了挑眉,真是……没有一点家教啊……厌恶地摸了摸下巴,转头不再看那头。

可有些东西……真的躲不过……

那家伙一看插队失败,也无可奈何,只能规规矩矩地来到队末排队,而队末……就是冬风离。

“嘿,你好像很不喜欢这种行为?”那货看到他眸底深藏的厌恶,好奇地戳了戳他,问。

冬风离一僵,旋即道:“你以为呢,如果每个人都这么做,那这队队末的人要排到猴年马月?”

“诶?”男孩眨了眨眼,“说的好有道理耶……我竟无法反驳……”

“……”

“受教了!”男孩对他粲然一笑,那种阳光差点没把冬风离闪瞎。

“我叫格布零,你呢?”

“冬风离……”看来他只是不知道而已……也并非那些仗势欺人欺软怕硬的贵族嘛……冬风离心中微微一动,对男孩的印象倒是好了不少。

只是格布零……哥布林……

“噗——”冬风离被自己的念想给笑喷了。

“你笑什么?”格布零不解。

“格布零——哥布林……”冬风离笑着说道。

“……靠,我就知道。”男孩捂脸,不用看也知下面的表情一定是生无可恋。

……

两人说笑了一会儿,长长的队伍已经快排到他们了,从考核官那下来的,有心情喜悦的,那自然也有失望的。

“祝你好运。”格布零笑得灿烂,对冬风离说。

“嗯。”冬风离还以笑颜,然后转身朝考核官走去。在此时格布零才注意到跟在他身边的那个黑团,以他的知识水平,竟看不出那到底是什么品种。

“考生出示异兽吧。”考核官对他点头示意。

冬风离抱起冬夜走到考核官身边的水晶台旁将冬夜放了上去,然后就见一缕缕黑气升腾,剔透的水晶台竟是在几个呼吸间就被染成了黑红色!而在水晶台边,有八个菱形水晶环绕,只见那菱形水晶逐一亮起,缓慢但坚定的以五秒一个的速度朝点亮八颗的目标前进着!

一颗、两颗、三颗、四颗……八颗。

“神呐……我看到了什么?”考核官不禁掩嘴惊叹,“神兽,绝对是神兽!黑暗系的神兽!让我想想……豹型的……难道是——?!”

思念至此,考核官觉得自己真是此生无憾了呀,竟然让他撞见了萌萌哒的金瞳雪冥豹幼崽!

——千年难遇啊!

“恭喜你,你可以跳过第二考核直接去第三考核了。”考核官羡慕地看着冬风离,对他道。

“好。”冬风离点点头,对下面已经看呆的众人包括格布零露出一个微笑。

格布零看到那笑容终于回过神来,立刻星星眼道:“如果我进了帝星学院,一定要拜凤梨你当老大!妖孽啊——”

冬风离闻言,当即一怔,反应过来后走下台,拍了拍男孩肩膀,道:“等我过了考核再说吧。唔……加油。”

“嗯嗯!”格布零狂点头。

冬风离一边尴尬一边去第三考核处了,在他身后考核官拿出一块玉珏输入灵力,对着玉珏那头的人道:“有个抱着金瞳雪冥豹的考生到你那去了,别刁难他,到时看看能不能与他交好。”

玉珏那头的人沉默了一下,道:“金瞳雪冥豹?知道了,我尽量吧……”

“不交好也别交恶。”

“嗯。”

……

冬风离来到第三考点处,第三考点考的是人与异兽之间的默契度。这个考核有些特殊,总共三个环节,如果一二环节过了那哪怕第三环节没过也无所谓,反正日后可以培养,但只过了第三环节也可以过关,后天默契度达到了嘛。

走到第三考点的考核官那,考核官目光不明地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考生,冬风离也礼尚往来地打量了一番这个冷冰冰的家伙,两人目光交织,诡异的气氛蔓延开来。

终于,考核官不再打量他,而是冷冷地道:“我叫百里笑,祝福你能过关。”

“……”百里笑?百里冰还差不多。冬风离皮笑肉不笑地扯了一下嘴角。他爸妈真是起错名字了。

“开始考核吧。”百里笑也非多嘴之人,领着冬风离来到考核大楼里的一处房间,待冬风离走入房间后,百里笑一边关门,一边道:“你把你的异兽放到你对面的位置上。”

“啊?哦。”冬风离看到在房间的左侧,有一张椅子,在房间右侧,则是一张地毯,大概就是用来放异兽的吧。想着,他走上前,将冬夜放到地毯上,自己则坐上了那张椅子。

照做之后,冬风离发现百里笑竟还在慢悠悠地关门,不禁疑问:“然后?”

“然后?没有然后。”百里笑口中说着,手下彻底将门关了个透。

冬风离一怔,然后就见房间内升起白光,无数蓝色的符文在冬风离和冬夜身边形成锁链,紧接着屋顶的魔法灯突然一暗,两条细细的白线宛如触手般朝一人一兽伸去,从后颈毫无阻碍地刺入!

冬风离只感觉昏沉黑暗的脑子里有了一道光,还传来人声,好像是有人在谈话,半晌后一个温润的女声在脑中响起。

“考生请凭直觉回答以下问题,有五秒时间给你思考。”

“问题一:最喜欢什么颜色?”

“黑色……”

“问题二:最不喜欢什么类的人?”

“虚伪又不识好歹的人……”

“问题三:战斗中你觉得自己在哪个位置合适?”

“干扰……”

“问题四:你对这个世界满意吗?”

“不满意……”怎么可能会满意呢……

“问题五:你信命吗?”

“不信……”

“问题六:你觉得‘神爱世人’这句话有道理吗?”

“没有……”如果神爱世人,那神的爱也早就被这些不干净的人类给磨光了。

“问题七:自己的异兽死了,你会怎么做?”

“我会努力活下来,然后报仇。”

“问题八:如果你被人背叛了,你会怎么做?”

“当然是……扔蛇窟里呀……”

“问题九:你相信自己的异兽吗?”

“相信。”

“问题十:什么是你的动力?”

“正义与爱。”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好吧,问题询问完毕,考试结果:相似度百分之八十。第一环——过。”

白光如潮水般退去,冬风离睁开了双眼,一眼就看见对面的冬夜漆黑深邃的金瞳,冬风离先是对他微微一笑,然后转头看向站立在门口的百里笑。

“第二环节是什么?”

“战斗默契度。”百里笑露出一个幅度不大但异常诡异的笑容,“努力活下来哟……呵。”

冬风离一怔,然后只觉得一阵天翻地覆,蓝色的符文在他眼前如潮水般滚动,直到脚下碰触到实地。

『考核点:猩红墓地』

“啊,有考生掉到猩红墓地里啦!”

“诶诶哪个小屁孩这么凄惨,人品这么高?!”

“这是踩了狗屎运呐……”

“看我鬼火骷颅幽灵船~”

“滚,别发骚。”

……

“诶我说,哪个走运的小家伙掉到猩红墓地里了?这是天意啊天意……”

“呃,是那个带着神兽的……”

“哈?能改吗?能吗?”

“……”

……

“程序怎么错了?第二环呢?这明明是第三环!”

——

“哇喔——这是地狱吗?”冬风离呆呆地看着面前灰烬纷飞、如地狱般的场景,远处有几具骷髅在漫无目的地游荡,闻到生命的气息,那燃着鬼火的空洞眼眶幽幽地朝这边望来,像是乞丐看到了东坡肉,那骷髅们转身直直地朝这边奔来!

“卧槽!!!我很怕鬼的啊啊啊啊啊——”

围观的吃瓜群众一脸懵逼地看着这个被吓得脸色发青的考生,怕鬼?那抱住自己的异兽就不怕了?

“冬夜快点保护我!”冬风离伸手指向那几只骷髅,对冬夜大声道。

好理直气壮……吃瓜观众们如是想。

冬夜白了自己这没用主人一眼,脚下突然发力,直奔骷髅群!

“啊嘞?主动出击啊?那我……岂不是成后勤的了?这怎么可以!”

冬风离没料到自家小傲娇完全不按套路出牌,正确的套路不应该是跳到自己身前等骷髅们来吗?说好的我需要一点套路!

“自古套路得人心啊——小傲娇,休弃疗——”冬风离远远对着冬夜摆手,这场景看得外面一阵人仰马翻,汗如雨下!

冬风离说罢,也突然发难,不知从哪抽出一支玉笛就开吹!

等等你从哪抽出来的?

诡异曲折的笛声在猩红墓地上空回荡,不远处那些骷髅像是得了羊癫疯般四肢抽搐,被冬夜抓住机会一爪拍碎。笛声响起后,猩红墓地里顿时热闹起来,各种妖魔鬼怪都开始卖命地嚎,唯恐自己声音不够大不够响,一时间场面气氛倒是诡异至极。

什么情况……这玉笛怎么有点眼熟?青色的,还带着一条殷红的笛穗?

校长冥思苦想,就是记不起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但……猩红墓地其实就是个花架子,空有视觉冲击没有肉体冲击,冬风离和冬夜齐齐发威,猩红墓地里的骷髅很快就被屠了大半,只剩一地枯槁残骸。

“第三考核结束,请考生到新生报到处拿成绩单。”

“啊——”冬风离停下吹笛,身周又出现那蓝色的符文,“我还没杀够呢……”

吃瓜观众:“……之前谁说怕鬼的?你欺骗我们纯良的感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
©暗蛾Jackdwe | Powered by LOFTER